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前沿

两岸产业合作的新趋势

作者: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台湾研究所台资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来源:时间:2014-07-24 00:00:00 浏览量:

两岸各取所长,就可以在产业升级方向上跑得更快,战胜外部竞争者,真正实现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这是两岸产业合作的方向。

30年来,两岸经济关系迅速发展给两岸经济、社会与政治带来深刻影响。近年来,出现两个变化,一是两岸经济合作的基础悄然发生变化,两岸产业互补性减弱,产业竞争性趋强。二是市场机制驱动的两岸经济关系进入两岸官方商谈范围。通过两岸官方商谈解决两岸产业竞争问题、找出深化产业合作方向,需要对两岸经济关系的特色内涵有深入全面的认识。

对两岸经济关系的新观察

海峡两岸资源禀赋的互补性和经济发展的层次性是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的基础,也是两岸产业合作的动力所在。近年来,这种情形正在发生逆转,预示两岸经济合作动力减弱,产业互补似乎要逆转为产业竞争,亟须两岸协商寻求新的合作方向。

1.两岸资源禀赋价格差距逐步缩小,甚至出现逆转。促进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的经济因素是两岸资源禀赋的差异,包括资源禀赋充裕程度和价格的不同。上世纪90年代初,这种禀赋差异在劳动力资源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此外,台湾的物价水平也显著高于大陆,台湾人到大陆旅游购物成普遍现象。20年后的今天,两岸劳动力成本、两岸物价水平和货币汇率发生了巨大变化。

2.两岸产业结构从趋异转向趋同,预示两岸产业的互补性转为竞争性。计算两岸产业结构的差异性,得到两岸三大产业结构差异性以1996年为界限,由趋异转向趋同。具体到制造业的两岸产业差异,呈现出同样的趋势:从1994年到2008年,两岸制造业结构相异系数从0.0712上升至0.1354,即台商投资大陆,台湾低端制造业转移大陆,导致两岸制造业结构趋异;2008年以后则呈现出趋同态势,相异系数从2008年的0.13542011年降至0.1261,降幅为6.87%,意味着两岸制造业开始沿着相同的方向发展,互补开始转向竞争性发展。

3.两岸产业竞合态势。若论两岸的产业优势与劣势,则台湾在其主要行业的高端环节上具有技术优势和创新领先优势,不足则是缺乏下游产业配合和规模足够大的市场。而大陆恰恰是在台湾不足的方面具有优势,劣势恰恰是台湾的暂时优势,考虑到大陆的追赶战略和产业规模的优势,在这些高端环节上很可能会形成新的竞争。

基于占领国际市场与外部竞争的考虑,两岸可以通过合作实现双赢,也即通过分工,避免竞争,形成两岸产业链的合作关系。这样,两岸各取所长,就可以在产业升级方向上跑得更快,战胜外部竞争者,真正实现“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这是两岸产业合作的方向。

深化两岸产业合作

一直以来由市场机制驱动的两岸经济关系,现在进入两岸官方商谈、协调的范围。目前两岸商谈氛围良好,要解决经济关系可能出现的竞争局面,两岸需要根据各自的特点,进行发展定位,共同规划,明确分工,进行实质性的产业链合作。为此,海峡两岸要深入认识两岸经济关系的特色内涵,对两岸产业合作给予充分重视。我们认为,与其他的经济关系相比,两岸经济关系具有以下特色:

1.巨大的外部性。两岸经济合作不仅仅提高双方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其对两岸社会和政治交流的带动作用,为两岸进行更深层次的协商创造条件和带来机遇。事实上,正是两岸密切的经济来往,拉近了两岸人民的距离,保持了两岸关系的紧密性,促进了两岸交流、协商。从最初台湾当局对大陆采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三不态度,到两岸开展间接到直接的贸易,到两岸双向、直接的相互投资,直至两岸共同商谈签署经济合作协议,共同谋划产业合作等,这些转变背后都是两岸经济关系的力量所推动。

在两岸经济合作中,基于两岸一家人的考量,两岸合作的目标应该是共同利益最大化,因此,在谈判和签署的协议中,不应单纯追求双方利益对等和对称。实际上,在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早期收割计划中,大陆对台湾降税540多项,台湾对大陆降税仅280项,新签署的两岸服务业合作协议,也对台湾的一些服务业给予单方面的保护,这些都体现出非对等性。

2.前瞻性和战略性。两岸官方协商两岸经济合作不仅要解决现阶段存在的问题,不仅是利益分配问题,更要考虑长远,竞争全球的整体利益。两岸按照各自功能进行分工与合作,打造的产业要是国际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在许多高新技术产业领域,台湾具有先进的技术和强大的创新能力,大陆有庞大的制造能力、完善的产业体系和巨大的市场潜力,两岸这些领域的合作就能打造出国际领先的产业和国际知名的产品。因此,在选择两岸产业合作领域时,要进行前瞻性和战略性考虑,选择引领国际潮流的产业,比如3D打印、生物技术等等。

在与大陆经济合作过程中,台湾一些人一直有顾虑,深怕对大陆经济过度依赖,影响台湾经济安全。这种顾虑影响两岸经济合作进程,不利于台湾经济发展。从历史上看,台湾当局对两岸经济合作的刹车和阻碍行为,并未有改变两岸经济整合及增加相互依赖性的趋势。被动的、冷战时期的思维,已经不适应当今经济、科技发展形势。在两岸经济深度合作过程中,两岸在社会与政治方面的竞争,如果是优越的东西,就应该有自信。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才是安全。

在全面领会两岸经济关系的特色内涵的基础上,两岸才能真正共同协调两岸经济发展,确定两岸经济定位与产业分工,构建两岸产业合作机制,打造竞赢世界的两岸产业和两岸产品。